美日50余架战机在日本周边演练护航B-52H
来源:美日50余架战机在日本周边演练护航B-52H发稿时间:2020-04-02 15:43:04


报道称,在美国疾控中心履行了在公共实验室快速启动检测筛查的义务之后,下一阶段应该动员私营部门。然而,履新不久的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采取了“谨慎的”态度,他不愿动员企业,而是遵循了食品药品监管局以往繁琐的批准流程。

这使得医院、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而对于3亿多的美国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一场公共卫生灾难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埋伏。

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使用了三组基因序列来匹配从拭子中提取的病毒基因组部分,以检测样本是否含有新冠病毒。但是,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批准疾控中心与州卫生部门实验室共享其检测试剂盒后不久,一些人发现了问题。第三个基因序列即“基因探针”(probe),给出了不确定的检测结果。为探究原因究竟是污染还是设计问题,美国疾控中心要求这些州实验室暂时停止检测。《纽约时报》称,这一“惊人的挫折”阻碍了美国疾控中心在病毒蔓延最重要的时期及时追踪病毒。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日的报道,研究者在对华盛顿州两个感染者携带的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和对比后认为,新冠病毒当时已经可能在当地传播了数周。这两名感染者来自同一个县,其中一人为美国的首例确诊患者,另一人则没有已知的病毒接触史。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截至2月中旬,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据法国媒体报道,接下来每天至少会安排一个货运航班来回,完成剩余医疗物资的交运工作。

然而,这已大大延缓了新冠病毒检测与疫情防控的进程。2月底,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地区已经出现了第一例无明确病毒接触史和疫情地区旅行史的确诊病例。这已经离在该地区发现美国首例确诊病例过去了一个多月。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