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
来源:老照片:二战时期使用的谢尔曼坦克彩照发稿时间:2020-04-04 09:58:45


喷嚏的高速视频成像,绿色为较大液滴的轨迹,红色则是小液滴。小液滴在云雾中可被裹挟传播得更远,甚至进入房间的通风系统。图片来源:MIT

报道提到,周五(3日)早些时候,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尔·威勒也表示,“我们看到病毒的传播正在变慢……它(防疫措施)起效了。”不过,和默克尔一样,威勒也强调称,对公共生活限制措施仍要保持。

BBC报道称,这个研究或许意味着,社交疏离的安全距离可能需要调整。然而要保持6米或8米的社交距离显然不切实际。

4月2日,《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德国研究称,在对德国9例新冠肺炎成年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新冠病毒在感染初期,上呼吸道有大量病毒复制和脱落,也就是说,患者上呼吸道复制活跃,病毒可能在症状出现后的第一周内 “排毒” 水平较高。其中2名早期肺炎症状患者在症状出现10天后,其痰液中仍持续有大量病毒脱落。症状消失后,痰液中仍能检测到病毒核酸。这也印证了此前学者发现的 “轻症患者具有传染性” 的结论。

BBC报道,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大卫 · 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他们关注到了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人们的咳嗽可以将病毒传播6米,而打喷嚏可传播长达8米。

此论文发表后,有媒体认为,这或许暗示,应该佩戴口罩来防止轻症患者传染。然而也有观点认为,日常生活中保持社交距离有积极意义,而戴口罩不能代替保持社交距离。

据庞星火通报,某女,在美国留学。2月29日从美国底特律飞往荷兰鹿特丹,3月8日从荷兰鹿特丹乘火车经比利时布鲁塞尔至英国伦敦。9日至16日与同行的老师、同学共16人赴伦敦城南、城东、西南部小镇、某郊区庄园、圣保罗大教堂和格林威治等多地参观。17日从英国伦敦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乘埃塞俄比亚航空ET604航班飞往北京,19日抵京,前往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隔离观察。26日出现咽痛,未报告;29日出现咽干,未报告;31日隔离点对观察对象进行新冠病毒核酸主动筛查,4月1日患者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救护车送至北京小汤山医院就诊。结合患者境外旅行史、肺部影像、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3日被诊断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患者自述,与其同行赴英的16人中,1名美国籍学生于3月14日发热,1名美国籍老师于3月30日确诊。

目前,德国的感染人数仍在攀升。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15时22分,德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91159例,死亡病例达1275例。

他表示,世卫组织正在对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机构的新研究进行评估,将在未来几天内举行会议讨论是否修改关于戴口罩的建议。

德国科学院4月3日发布的一份声明强调,德国政府3月出台的全国性公共生活限制措施要继续执行。这些措施包括,原则上禁止公共场合2人以上人员聚集,最大限度减少与家庭成员以外人员接触,公共场所应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距离,禁止各种形式聚会,暂停不必要商业经营等。4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71场召开。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了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相关情况,其中有一病例为美国留学生,在疫情高发国家仍进行多国旅行,并接触过发热和确诊病例。